體育主播傅達仁飽受胰臟癌所苦,這種近乎絕症的疾病,會將人折磨到生命最後一刻,除非有奇蹟,不然講白一點,就是在苦難中等死。他很早就開始計畫要如何有尊嚴地走完人生最後一哩路,他遠赴瑞士執行安樂死,在多番的親情拉扯與天人交戰後,最後選擇飲下以巴比妥鹽類為主的藥物,昏迷,再來心跳停止、腦死,整個過程不到10分鐘。

自殺是人類最深沈的禁忌,多數人甚至認為比死刑還有爭議,醫學界也多半認為自殺行為是精神疾病的症狀,所以絕對不可能是一個理性的行為。不過全世界最理性的國家,瑞士,卻在法律上存在一個漏洞:「只要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,協助他人自殺就是合法的行為。」傅達仁這次找上的,其實就是當地最大的「協助自殺組織」。類似的組織在瑞士不只一家,會員遍佈世界各地,不過你若以為會員都是抱著非死不可的決心,那就大錯特錯了。超過80%的會員可能根本不會執行安樂死,但只要想到未來有個直達天堂的高速電梯,就會讓人安心不少。

瑞士之所以被認為是最接近烏托邦的國家,就是因為這裡什麼都有秩序,要結束人生,可以,只要透過合法的組織,經過評估,下定決心,不後悔,那就去吧!另一個更讓人津津樂道的,是瑞士的毒品防治制度。瑞士提供海洛英給毒癮者,這種由政府「配給」的海洛英,乾淨、免費,瑞士甚至奉上全新針頭、設立安全的注射場所,要你好好的、舒服的「享受」毒品的快感。

瑞士這麼做的目的,其實是要完全遏止因毒品所帶來的犯罪,既然有高品質的海洛英可拿,誰還要去搶行人的包包,再拿去買黑市昂貴的劣質毒品?一但不再需要費力來取得毒品,那剩下的只是乏味的毒癮而已,所以多數人最終都會選擇戒毒。無論是安樂死或是毒品,瑞士政府的態度是把它充滿黑色的邪惡光環給摘下來,當這些事情不再是禁忌,人們就會用更理性的態度去面對,謹慎的評估與選擇下一步路怎麼走。

你可能會質疑,當安樂死成為普世價值,那生命還可貴嗎?別忘了,生命可不可貴,不在於長短,而是在於活著的每一刻,那些保有的尊嚴與快樂。拉丁文的「善」是「eu」,「死亡」則是「thanatos」,兩個字合在一起就成了euthanatos(安樂死)。一旦歲月開始剝奪你曾擁有的一切,最終陪著你的只剩下崩毀頹敗的肉身,破繭而出,不也是一個善終?